旅游攻略
【看浙里】过年烧香祈福去天竺,感受不一样的杭州风景

【看浙里】过年烧香祈福去天竺,感受不一样的杭州风景


启程去天竺 走错路意外得美景

春节来到,又到祈福的时节。和杭州的朋友说起这个话题,对方提了一句:“我们不去灵隐,每年都去上天竺。”对于上天竺这名字,我有一些印象,是以前数次去云栖竹径都经过的地方。第一次路过时,就对上天竺、中天竺、下天竺三座寺庙依次沿路而建产生过好奇。但感觉它们默默无闻,大概已经无甚规模,也就没有深究。听朋友说上天竺的香火其实相当旺盛,才发现原来是我误会了。好奇心又跑了出来:究竟是怎样的地方,令得杭州人过灵隐而不入?它有什么渊源和来头?这就开车出发,提前来一次祈福主题的发现之旅。

从熟悉得几乎厌倦的沪杭高速进入杭州,驶进熟悉却从不厌倦的南山路。一行人向往着开春后来这里骑车环湖。我自诩熟悉地形,却失手转错了方向,开到虎跑路尽头才发觉不对。本应从梅灵北路走,现在只得反方向绕一个圈从梅灵南路过梅灵隧道后到达上天竺。倒也不懊恼,反正一路都是好风景。顺着之江路亲近了钱塘江,再目不暇接地注视不断扫过车窗的红叶林,窃喜起这段意外多出来的路程。

初见上天竺 感受宁静

从梅灵隧道钻出来,左转便是上天竺。一下车马上感觉空气变得不一样,闻得到植物的味道。最先令人留意的是寺前的民居村舍,似乎刚经过翻新,房子都空着。但这里环境实在太好,绿树修竹又极其安静。不免想象小住在此,每天听佛寺清音水声鸟鸣。不过等到茶室、农家乐开放,不知要到何时。

蒙蒙雾气里的上天竺,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沉静。入口前除了两个卖香人,只有一只猫走来走去。寺庙背山而建,有种隐世的风范。和检票的老伯说明来意,他便带我们朝里走,去见负责对外事务的僧人。一路古树参天,听得到诵佛声低低地从大殿的方向传过来。寺里的建筑并不见得多古旧,也没什么独特的艺术形态,但整个气氛让人相当心安。

上天竺还有一个正式名称:法喜寺。是乾隆南巡来此时所赐的。

神往香市 法师谈渊源

同我们会面的是释念勇法师。他仔细解释起杭州人爱来这里祈福的由来。原来这个习俗自古便有,绝非近几年才兴起的“热潮”。只是灵隐在外的名气太响,现在很少有外地人留意到上天竺的存在。其实天竺和灵隐同出一脉,开山佛祖都是印度和尚慧理。东晋的时候,慧理发现飞来峰,峰北建灵隐寺,峰南各寺合称天竺寺,分上、中、下三天竺。上天竺因为盛传观音灵验,到了宋代尤其知名。除了历代帝王来此朝拜,连苏东坡在杭州为官时也曾在上天竺祈晴,还和当时的住持高僧辩才成为莫逆之交。

后来杭州城就有了这么一个风俗:凡遇旱涝之灾,必请上天竺观音入城。将观音像抬至城内吴山,设坛祈雨祈晴。正是因为朝廷官府的提倡和越来越多百姓的信奉,到了明清两代,江浙各地的乡民都纷纷来天竺进香,形成了声势浩大的“天竺香市”。遥想当年香市的热闹劲儿,还真是了不得,本城市民倾城而出,城北的松木场停满了外地香客船只。从武林门经孤山到天竺的十里香市,沿途摆满各种货摊,大家趁着烧香还愿,举家春游尽情购物,堪比节日。这一年一度的集会虽源自佛事,却特别有生活气息和俗世快乐,也给无数生意人带来了赖以为生的机会。

“和以前一样,现在我们每年都有香市。除了杭州人,外地人来得也越来越多。大家都是口碑相传,慕名来的。只是上香的路比以前好走多了,没有十里香市那么大的规模,但山门前面那条路挤满了卖香烛的,这一点和以前还是很像。”念勇法师的话把我们从想象中拉回。刚才看到路旁只有两个卖香人的景象,到了香期,就会被人挤人的进香队伍、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取代。法师还说,上天竺到灵隐寺有一条天竺路,是以前保留下来的上香古道。他平时住在灵隐,每天便沿着天竺路走45分钟的山路往返在两寺之间。深山中的上天竺,原本古人需要爬山越岭才能抵达,现今已经能开车到寺门口,不知它用什么来考验人的虔诚。我们本来对古风犹存的天竺路很是心动、打算去走走,后来也因时间关系作罢了。

远离世俗 古寺留纯粹

最让人印象深刻的,还是念勇法师关于“避免世俗”的一席话。住持者的观念不同,寺院所走的路也不同。当灵隐寺成为著名的景点,上天竺接纳的依然以纯粹的香客为主,没有游客团体,也没有昂贵门票和导游。“寺庙还是应该和世俗保持些距离。”这一点就是上天竺弥足珍贵的地方。凭它的历史和地位,要成为人尽皆知的名寺并不困难,但它无心变身观光胜地。终于有点懂了,杭州人喜欢上天竺的原因,除了沿袭自古的香市传统,还因为它的本色。对于信佛人士,它是单纯的求佛之地。对于其他人,它也是个不受杂念打扰的安宁许愿之所。所以就像把西湖“让”给外地人,杭州人也把灵 隐“让”了出去,到上天竺体会真正的净土。

和法师聊毕,已是晚课结束的时间。僧人们每天4:30做早课,下午3:00开始晚课。早晚课在圆通宝殿 进行,殿里供奉的神木观音佛座下藏有一口井,非常少见。圆通宝殿是上天竺的主殿,除夕彻夜开放的时候,香客都争相来这里烧头香。宝殿后的大雄宝殿供有三世佛和五百罗汉彩塑,也值得一看。寺庙经过数代毁损重建,目前的殿堂斋房都是80年代重修的。个人觉得来上天竺最主要的是感受那种氛围,很是接近想象里的佛寺。过年来这里祈愿自然是不错的选择,平时也可以来,绝对祛除浮躁、气定神闲。

边吃边看边聊 又有新发现

完成了此行主要目的,时辰不早,该去解决晚饭问题。还是那位杭州朋友,已经为我们挑好地方。据说是个临湖的美景餐厅,真是合我们心意。按照指示,沿梅灵北路往前开,到龙井路右转,接近茅家埠。全程都穿梭在山林中,灵啊。到龙井支路后左转,快到杨公堤的时候,目的地到了。这家餐厅有个好听的名字“饮湖上”,取自苏轼那首有名的诗《饮湖上初晴后雨》。走进去感觉天地间似乎只剩下我们,一点杂音也没有,就听到鸟声。听朋友讲这里最好的时候还是秋天,坐在里面吃饭喝茶,就闻到桂花香,再望望树林后的里西湖,够惬意的。由于环境太好,这里的饭菜倒成了其次的了。

吃喝间聊到了万松书院。最近杭州三评西湖十景,万松书院便入选其中。朋友说,那儿算得上是个另类的祈福去处,求姻缘求文缘。跟杭州人提万松书院,他们多半会告诉你那里有名的相亲大会,都是父母替子女去相亲的。这和万松书院相传是梁山伯祝英台同窗读书的地方有关。听朋友说得有趣,反正自驾车方便,当场决定第二天去一探究竟。

自驾万松岭林荫路 书院沾文气求姻缘

于是第二天一早,我们又到南山路上。过长堤公园后可以看到万松岭路路牌,右转之后就开向万松书院方向。因为有万松岭隧道的存在,大部分车辆都选择隧道这条捷径,万松岭路变得相对清静。这段路正好又是一条正宗的林荫道,自驾其中的感觉再好不过。

书院就藏在林荫道右侧。停好车进入景区,意外发现书院牌坊下正在唱越剧。一对对“梁山伯”、“祝英台” 依次登场,衬着青山绿树的背景,赏心悦目。不少阿姨阿伯或站或坐专心地围观。和身边的阿姨聊起来,得知这个表演原来每天都有,给书院增添了不少韵味。表演结束,阿姨们坐到一起开始牌局,问了句“你们每天都来啊?”,他们嗑着瓜子抽空回答说“社区活动,专门过来玩的。”这类依山傍水的休闲场所,在杭州似乎总是轻易就能找到。正巧这天天气好,晒着太阳,享着清静,不要太适意噢。

同伴不甘心,也找来木桌木椅,从一旁的茶室买来桂花藕粉,人手一碗坐下来,悠哉的滋味相当美妙。那家茶室甚至有麻将出借。当然,不想破坏这里的风雅,下盘棋也不赖。只可惜我们还要抓紧时间深入书院内部,吃完藕粉就得过牌坊、爬石阶。正准备走的时候来了一批闹哄哄的台湾团队客,指着我们的藕粉问这是什么,也去买了几碗,却把阳光下的桌椅特地拉到阴凉处,一副怕晒的模样……实在要感叹一下他们的不解风情。

书院基本不太有大队人马参观的喧闹景象,还是本地人来得最多。登上并不难爬的石阶,竟发现一位老人家和古代鸿儒学士的石像为邻,在草坪上做瑜珈,形成有意思的画面。和杭州其他古迹一样,万松书院也有漫长历史,始建于唐代,到了明清时期成为杭州规模最大、影响最广的文人汇集之地。明代理学家王阳明曾在此讲学,《随园诗话》作者袁枚也在万松当过学生。在书院同窗共读的梁山伯和祝英台更不用说了,已经成为这里的“招牌”。

不过书院的建筑不可避免地都是新建,只有一些牌坊、石碑还是当年古物。书院里所谓的梁祝书房其实没什么看头,只是二人塑像和人工痕迹很重的布置摆设。但走到最深最高处的大成殿,却眼前一亮。殿外铺满落叶,除了我们再无旁人,有些寥落出世的味道。而一侧的许愿亭密密麻麻的卡片上写满考入大学或天长地久的祈愿,又是最实在最尘世的心情。拜孔子保佑学业,拜梁祝祈求良缘,杭州人如此重新演绎万松书院,大概算是对它最生动的继承吧。

自驾路书

杭州城内行车路线:沪杭高速彭埠出口-艮山西路-环城北路-左转上环城西路-右转上北山路-灵隐路-梅灵北路-上天竺(这条路线是去上天竺最近的一条,但容易堵车。如果不怕绕路又喜欢南山路景色,从南山路也可到达。路线是南山路-杨公堤-龙井支路-龙井路-梅灵北路。文中提到的几处目的地停车都很方便。)



分享到 0
浙江省旅游信息中心 电话:12301
浙ICP备11049275号-1